前几天,北京一条流浪狗,咬伤了七八个行人,人心惶惶的。流浪狗,十有八九,是养狗的人放出来的。可能有一些朋友知道,我是强烈反对城里人养狗的。为什么呢?养狗的人,是为了自己好,自己喜欢,觉得有乐趣。这个本身无可厚非,每个人都是为自己好嘛。但是养狗对别人是有影响的,会对社会造成危害或是对社会来讲是有成本的。

比如,养狗会影响邻居的生活,出去遛狗会影响到孩子、老人的安全,如果让狗去草地上大小便,草地就被污染。如果仔细看,可以讲大城市的每一寸草地上都有狗粪。如果被狗咬感染狂犬病毒,死亡率是百分之百。所以养狗对城市生活来讲,是有巨大风险的群体行为。这些就是养狗的社会危害或者成本,这些社会成本是社会承担,养狗的人把这个成本施加给了社会,自己乐的快活。这样,养狗就不再是一个私人的事情,而变成了一个公共事务。既然是公共事务,那么大家就应该去讨论,去规范养狗的行为。

实际上,每个城市都有关于养狗的规定,比如说要去登记,定期注射疫苗,每家只能养一只,而且不能是那种高大的、烈性的。还有出去遛狗时要遵守相关规定,比如遛狗的时间。还有其它的一些细节性的规定,比如要牵着狗链子,在电梯里的时候应该把狗抱起来,戴上嘴套等等。就我观察来看,还没有任何一个养狗的人做到了这些规定。如果说在北京市一个都没有,肯定是夸大其词。但可以讲,几乎没人能够完全遵守了养狗的规定。我倒是经常看见一些人,牵着高头大马式的狗,在路上耀武扬威地走过。老人、小孩儿,惊叫着躲闪,他们却自鸣得意。这个场景我想很多人都见过,真是让人难以忍受。如果你跟他讲理,他会非常恼火,弄不好会揍你。有人说,外国人不就养狗吗?对!发达国家确实很多人养狗。但是在发达国家,好多人家住在别墅里。在中国的城市,大家都住在公寓,鸡犬之声相闻,尽管可能老死不相往来。你住在别墅里养一养,住在农村养一养,这是可以的。还有,发达国家的人养狗,狗有独立的住处,包括饮食、洗澡、打疫苗都能做到。

据说,北京有一半的狗没有登记,至少几十万条,更别说定期打疫苗了。这就没办法跟发达国家比了。过去,中国人也不用马桶,北京人是在八国联军的刺刀下才用的。卫生习惯就不是发达国家的卫生习惯,自己的卫生习惯都没有做到,对狗就更做不到了。所以说不能跟发达国家比养狗。将来发达了,我也同意大家都可以养,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一步。有人说我养狗,是有爱心。还有人说,我跟狗接触越多,越来越觉得人不如狗,这是一种典型的反人类的说法。其实养狗不叫有爱心,爱心是指爱人包括爱周边的人,爱同类。爱狗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爱心,爱狗是爱你自己,不是爱别人。其实希特勒也挺爱狗的,但他也喜欢杀人。

爱狗、养狗跟爱心没有任何关系。特别是到处大小便,惊吓小孩老人,咬伤行人,还叫爱心,叫缺乏爱心更贴切。城市的狗患已经到痛下决心解决的时候了。我觉得不是限制,以现在的管理水平,限制无济于事,干脆一律禁止。就像放鞭炮,几千年了,几个大城市,不是说不放就不放了,也没见出什么事,反倒是更安全更干净了。养狗才时兴几年,禁止也没那么难。

猫狗地带
News Reporte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